仓库里的秘密(仓库里的秘密绿色印痕)

一天,班里的邓成法突然悄悄对我说:“副班长,你知道不,仓库里有很多大西瓜。”

我很惊愕:“怎么可能?”

“真的。”

邓成法满脸诚恳,瞪大了眼睛看着我。我摇摇头,还是半信半疑。因为仓库就在我们班对面,往里面搬西瓜,怎么就没有被发现?再说,排里存放提包的仓库地上有个大窟窿,怎放西瓜?

仓库里的秘密——《绿色印痕》

(邓成法,1973年四川乐至县入伍。)

邓成法也是个执拗的人,笑了笑,拉着我悄悄打开仓库的门,非要让我看个明白不可。

在部队,每个战士都有个提包,提包里存放个人用品,在奇台和农场时,提包都放在床铺下,所以连队没有仓库。来到乌鲁木齐党校,我们的铺板都是直接放在地板上的,所以房间里没有地方存放提包。

刚刚来到党校,还没有安顿好,我就发现了一间空闲的小房子,并当机立断地用一把锁将房门锁了起来。这是一间小房间,因一侧靠着厕所,天长日久腐蚀,靠厕所一侧的木地板塌了一个很大的窟窿,几乎是房间的三分之一。但没有塌陷的另一侧木地板还算坚固,顽强地支撑着半边江山。当各班都安顿好,在为没地方存放提包时,我悄悄地将班长李金念拉到一边,告知了可以放提包的房间,李大喜过望,立马将班里的提包存放到那里,那间残废的房间也成了我们班的仓库。好事瞒不过人,没几天,排长王金村便发现了我们四班的仓库,并勒令我们将那仓库上交到排里,让全排的提包都放进了仓库。班里的仓库变成了排里的仓库,但仓库门上的钥匙却始终掌握在我手里,每到星期天我才打开房门,让大家翻弄私人物品。

进了仓库门,邓成法迅即关上门。眼前空荡荡的,除了挨墙放着高高低低的提包外,再无别物。房间里的腐朽霉臭气四处荡漾,我转身瞪了身后的邓一眼,似乎再问:“西瓜呢?”

邓成法狡黠地朝我笑笑,用下巴朝着大窟窿的地板努了努嘴,示意我低头看。我低头朝着大窟窿望去,一瞥一扫,顿时兴奋起来。只见大窟窿下堆放着大大小小的绿皮西瓜,个个圆鼓鼓地闪着亮光。

我这才想起团里要开什么会,这一定是为会议上准备的,并将它存放在一楼五连这间空闲的房间里。

我馋涎欲滴的对着楼下的西瓜看了好久,直到邓成法拉了拉我的胳膊,我才醒悟过来。“妈的,好久没有吃过西瓜了。”我骂道。自从我们离开农场后,我就没有痛快地吃过西瓜,难怪我看到西瓜满嘴都津液翻滚。回过神来,我对着邓恶狠狠地说:“这事谁都不能告诉!”

“晓得。”邓鬼的很,看我动了心机,方才放下心来,笑着和我一起走出了仓库。

晚上,我拉着班长李金念到党校的操场上散步。没说上几句话,我便直接问: “想吃西瓜解馋不?”“哪有?”李也是个馋鬼,一听说有西瓜可吃,立马来了精神。于是,我告知了他仓库里的秘密,李思索了一阵,果断地说,“明天就干,先闹他几个吃吃再说。”

仓库里的秘密——《绿色印痕》

(1970年,班长李金念。)

记得那几天我们班是夜晚执勤,白天休息。第二天下午,走廊里静悄悄后,李和我按照约定好的行动方案,悄悄地打开仓库门闪了进去,并让班里的机灵鬼邓成法将房门反锁上并在外放风。那天进来的还有班里的两个力气大的战士(好像有焦海军)。我掏出长长的背包带,在中间挽了几个疙瘩,方才交给李金念。李在窟窿边站好,两脚用力蹬蹬地板,见十分牢靠,方才让焦海军等来到身边一起站好,并紧紧抓住背包带的一头。

李将背包带的另一头扔到楼下,这才对我点点头:“下吧,副班长。”

我抓住背包带,将两腿悬空放了下去,凭着两臂的力气,慢慢地将身子往下放。李金念等人用力拉着背包带,压得地板吱吱呀呀地发出沉重的响声。两层楼的距离并不高,除去我的身高外,也就三米多,我两臂移动了几下便落在了一楼的水泥地上。面前是半人高的西瓜堆,我欣喜若狂地看了又看,抱起一个拍拍放下后,又拿起一个拍拍放下。

仓库里的秘密——《绿色印痕》

这时,上面的李金念弯着腰朝我悄声喊道:“别挑了,拣大的拿。”我仰脸朝他拌了个鬼脸,这才拉过刚刚放下的提包,将大个西瓜放进去,然后朝上挥挥手。李立马迅速将提包拉了上去,不一会儿又将空空的提包放下来。

我低着头,不断地将大个的西瓜往提包里装,装了几提包我也记不得了,直到李喊了好几遍:“好了,快上来。”我才恋恋不舍地抓紧背包带让他们将我拉了上来。

我一站到二楼仓库的大窟窿前,李才长长地喘了一口气。要知道,我们这次偷瓜的事情被发现,团里、连里是肯定要处理我们的。那时年轻,冲动面前虽有胆怯,但却不太知道害怕,直到干完事情方才庆幸没有出事。

我们将西瓜放在墙角,用提包压在上面,看没有了痕迹,方才敲了敲门。外边的邓听到敲门声,见走廊里无人,开开锁,放我们鱼贯而出。我问邓有人来过吗,邓说:三排的曹正贵刚回排里。一回到班里的房间,我们方才放声大笑起来。

仓库里的秘密——《绿色印痕》

(曹正贵,1973年四川乐至县入伍。)

仓库里的秘密——《绿色印痕》

(2015年,在四川乐至县与曹正贵{左}四十多年后重逢。)

不久,我们班就常常吃起西瓜来,和我们一个房间的五班也莫名其妙,问班里的战士西瓜是哪里来的,战士回答说:班长请客。李到这时也是笑得抿不上嘴:“来来来,大家都过来尝尝。”

五班副谭建华总是第一个跑过来,拿起西瓜就吃,毫不客气。第二天,排长也吃起我们的西瓜来,不过排长没问西瓜的来路,倒是夸奖我们班团结友爱。

注:

2017年7月18日,8847部队微信群里的三连战友何万民,突然在群里发了一张照片。那照片令我十分惊喜,因为照片是乌鲁木齐警备区警备治安工作经验交流大会的合影照,大会召开的时间是1974年8月29日,地点在自治区党校。何万民参加了那次大会,所以保存了这张照片。

仓库里的秘密——《绿色印痕》

(三连战友何万民,1970年新疆乌鲁木齐入伍。)

几十年来,我只知道我们偷了团里开会的西瓜,至于开的什么会,早已就着西瓜吃到肚里了。让我惊喜的是,我终于可以在回忆录里清楚地说明会议的名称了。更让我没想到的是,我们偷的竟是警备区开会用的西瓜。

乖乖,四十多年后看到照片,倒是惊出了我一身冷汗。

仓库里的秘密——《绿色印痕》

(11974年,乌鲁木齐警备区警备工作经验交流会合影。)

谢谢你的阅读和欣赏,敬请关注《绿色印痕》的下一章节:“刘教营”

发布于 2022-10-03 13:10:05
收藏
分享
海报
2189
目录

    忘记密码?

    图形验证码